九江賓館預定

  近日,伴隨著押解犯罪嫌疑人錢某的Z237次列車緩緩駛入哈爾濱西站,歷時50天輾轉哈爾濱、廣州兩地的“4.07”跨地區販毒案件告破。據悉,“4.07”案件中共抓獲涉毒犯罪嫌疑人3名,其中并案抓獲上線犯罪嫌疑人1名,共計繳獲毒品冰毒700余克。

  臥鋪車里的毒“鴛鴦”

  4月6日14時許,在Z237次廣州東至哈爾濱西的旅客列車上,乘警巡查到12號車廂10號鋪位時,鋪位上的一男一女兩名旅客顯得神色慌張。乘警查驗車票過程中,男旅客言語躲閃,眼神刻意回避。在檢查中,女子隨身包裹內發現了一大包吸管、幾張錫紙。從警二十多年的李恒發現,這對男女的外貌特征與吸食毒品人員的特征極為相符,而吸管和錫紙都可以用作吸毒。兩名乘警不動聲色地離開,并將情況上報。很快,消息反饋回來,二人均有吸毒史。

  “你好同志,我是本次列車的乘警,請配合我們對您隨身攜帶的物品進行檢查!4月7日6時40許,就在列車即將到達哈爾濱西站時,男子見突如其來的乘警神色有些慌張,身體迅速向臥鋪里側窗戶靠攏,右手下意識地捂住了小腹部。這一反常的行為被乘警看在了眼里,“別藏了,拿出來吧!”男子頹然坐下,從褲襠內掏出了一包白色晶體,隨后男子供認了攜帶205克冰毒的犯罪事實。

  進貨商“阿力”浮出水面

  經查,藏毒男子名叫陳祥,47歲,人稱“老陳”;同行的女子是他的妻子,45歲的呂春,兩人都是齊齊哈爾人。兩人準備回齊齊哈爾探親,臨行前在朋友“阿力”處以每克100元錢的價格購買了200克冰毒(贈送5克)準備自己吸食。隨后,“老陳”堅稱此事與妻子無關,更不肯說出“阿力”是誰。

  三天后,禁毒支隊副支隊長顧長海一行三人到達廣州。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,從呂春隨身攜帶的10張銀行卡入手,在查詢其近一個月的銀行交易記錄后偵查員發現,其中一張銀卡在3月29日15時許有2萬元的取錢記錄,且取錢的時間和地點與“老陳”口述的毒品交易時間、地點相吻合。

  根據銀行監控錄像,警方發現3月29日7時25分許,“老陳”獨自一人來到提款機前分4次取出2萬元現金后乘坐一輛銀色本田轎車匆匆離開。5分鐘后,這輛車到達銀灣酒店附近,呂春下車進入酒店后,一名20多歲的背包男子迅速坐進了銀色本田轎車后又迅速離開,整個過程不超過5分鐘。警方認為,這個神秘的年輕人,很可能就是“老陳”提到的上線“阿力”。

  快遞員一句話點出毒梟住址

  被揭穿謊言的“老陳”不得不承認,妻子呂春的確參與了購買毒品的過程,還指認背包男子就是上線“阿力”。但老陳只有“阿力”的手機號,對其真實身份并不了解。哈鐵警方根據調查發現,“阿力”使用的手機號注冊信息是一名叫馮力的27歲廣州籍男子。經過照片辨認,老陳告訴警方,馮力正是“阿力”。

  警方在馮力租住的地址進行多日化裝偵查,卻始終沒有找到馮力。

  4月22日9時許,一名快遞員突然給該地址送來了一個快遞,收件人欄赫然寫著“馮力”的名字,手機號碼也和“老陳”提供的手機號碼相符。偵查員與快遞員聊天,才得知馮力還有另外一個收件地址。

  民警假扮毒販揪出“供貨商”

  警方讓老陳繼續保持跟阿力的聯系,尋機向“阿力”要貨。5月8日,得到老陳還要訂500克毒品的消息,“阿力’同意貨到后跟老陳聯系。

  5月17日,“阿力”給“老陳”打電話稱5月23日手頭會到一批貨,但價格偏貴,還問了“老陳”到廣州的具體時間。5月23日14時許,在警方的授意下,“老陳”再一次撥通了“阿力”的電話,兩人最后商議以每克110元的價格購買500克冰毒,并約定了交易的時間和地點。次日9時許,偵查員駕駛“老陳”的銀色本田轎車來到了廣州銀灣酒店附近,將騎著電動車來送貨的“阿力”抓獲。

  目前,三人已被哈鐵警方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

關鍵詞:Z237次 12306火車票網上訂票 高鐵車次查詢 動車車次查詢 列車運行圖調整

九江賓館預定